手刃爱子究竟有何苦衷?悲剧背后的反思

December 10, 2014

文:盐入彩

  今年6月,东京都内发生了一起父亲在儿子熟睡之际用利器刺入其胸口致其死亡的案件。11月下旬,东京地方法院立川支部的裁判员审判(日本的陪审制度)对被告人做出了缓刑的判决。审判长称“这是因为(被告)有相当不得已的苦衷”。

  这对父子都热爱制作塑料模型,儿子备战高考时父亲还陪伴左右倾力协助,关系如此亲密的父子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居住在东京都八王子市的被告(65岁)因杀害三儿子(当时28岁)而以杀人罪被起诉。开庭之日,他身穿一套黑色西服,打了一条蓝紫色的领带。案发前,他是一个会计师事务所的职员,同事对他的评价都是“认真”、“诚实”。

  

  检察官的开场陈词和父亲的证词大致描绘出了这个案件的原委——

  大约10年前,被告的三儿子就读东京都立高中2年级的时候,被诊断出患有精神障碍。其后,虽然转学到了函授制高中,但经历过高考落榜再复读后依然考入了大学,度过了充实的学生生活。大学毕业后,三儿子进入了一家燃气公司工作。

  但是,问题渐渐出现了。由于工作不顺,三儿子接二连三地换了工作。他本人也苦恼于“自己根本无法控制自己”。从去年夏天开始,三儿子对家人的言行变得粗暴起来,并逐渐演变成暴力。

  今年5月下旬,被告妻子也就是三儿子的母亲因被三儿子踢踹而导致肋骨骨折。三儿子还声称:“以后我就去外边伤人。”

为此,被告曾不停地前往警局、医院和保健所进行咨询。

  警察的建议是,“入院治疗的事情请和主治医生商量。如果感觉(三儿子)可能作出伤人的行为时就请报警”。在保健所得到的建议也是“住院要和主治医生商量”。

  然而,主治医生则称“无法保证入院治疗就能使病情好转。如果没有得到本人的同意而强制入院,在病人出院后可能会报复家人”,并建议说“要不要试试看让警察进行‘措置入院’?”

  所谓“措置入院”是指,在患者有可能会伤及自身或他人的情况下,只要两名以上的专业精神病医生认可住院治疗是必要的,即使没有本人或监护人的同意也可以强制病人住院的制度。

  主治医生在法庭上作证称:“考虑到如果是家人同意住院的话,三儿子可能会对住院产生消极想法。但如果是警察采取‘措置入院’的话,说不定就会成为改变本人想法的契机。”

  但是,警察对于“措置入院”的作法并不积极。即使被告去咨询,警察也是回答称,“(你儿子的情况)应该不属于‘措置入院’的范围内吧”。警察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即便三儿子出现言行过激的状况,在警察赶到以后便会冷静下来,而且三儿子也一直做着警卫相关的兼职。

  究竟该怎么办——这位父亲可谓是被逼到了绝境。

  

  6月6日,案件发生了。

  这一天,被告独自去医院与三儿子的主治医生商量住院的事情。虽然医生介绍了社工,让被告寻求他们的帮助,但是对于住院一事,医生还是推荐让警察来进行“措置入院”。

  晚上8点半,被告收到了妻子的短信说,因为不小心洗了三儿子打工的工作用品,三儿子暴怒称“会作出比踢打更严重的事情”。

  被告连忙回家,看到暴躁的三儿子便拨通了110报警电话。

  被告向赶来的警察再三恳求实施“措置入院”。这一天,三儿子也确实作出了殴打父母面部等比平时要严重的暴力行为。但警察来了之后三儿子恢复了平静,因此警察表示,“我们很难对他实施‘措置入院’”。

  警察走了以后,三儿子就睡了,而被告则去洗澡。

  辩护律师问:“洗澡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被告:“我虽然拜托主治医生和警察让儿子住院,但最终连‘措置入院’都不行。我当时在想,或许现行的精神医疗社会体系是根本无法拯救我们家人的。”

  辩护律师:“你是不是认为三儿子今后的暴力言行会愈演愈烈?”

被告:“是的。三儿子曾说,‘你们等着,下一次我就用刀子了’。所以我认为下一次他便会用刀捅我们,而且即使我能逃跑,我妻子的膝盖不好也逃不了。”

当时家中有父母、三儿子以及三儿子的妹妹也就是家里的大女儿共4个人一起生活。但是,被告的妻子和长女都因为三儿子的暴力行为被逼得走投无路。

  辩护律师:“你没有想过全家人一起逃跑吗?”

  被告:“就算离开家,三儿子知道我工作的地方。我觉得他会到公司大闹一场。”

  辩护律师:“那想过向警察报案吗?”

  被告:“如果把三儿子扭送到警察那里,就相当于把三儿子当成罪犯了。考虑到以后可能会被报复,我不敢这么做。”

  此外,被告在法庭上还表示“三儿子很害怕自己会成为罪犯。所以我们也不忍这么做”。

  6月7日凌晨3点前,被告洗完澡出来,拿出放在2楼的菜刀走向三儿子的房间,他半躬着身子坐在熟睡中的三儿子旁边,狠下心在其左胸刺了一刀。

  被告表示:“我有义务保护妻子和女儿。警察和医院可以做的事情有限,但是对于一直遭受暴力的一方来说没有办法从容不迫。我作为一名丈夫和父亲,当时觉得已经别无选择了。”

  刀刺入胸口,耳边传来鲜血涌出的声音。过了一会儿,被告用手捂住了三儿子的鼻子。三儿子停止了呼吸。

  被告随后靠在三儿子身旁睡了下去。

  辩护律师:“为什么睡在他旁边?”

  被告:“我跟三儿子原本关系很好。我想回想下他的一切。”

  在法庭上,被告说了很多次对于三儿子的回忆——

  父子二人都喜欢做塑料模型,三儿子以前还为父亲制作过铁人28号的模型。准备高考的时候,父亲陪三儿子一起学习,拿到合格通知书后三儿子还说“爸爸,谢谢你”。在大学开学式时,看到穿着西装气宇轩昂的三儿子,作为父亲当时真的很开心。

  辩护律师:“对你来说,三儿子是怎样一种存在?”

  被告:“我们像朋友一样。对于三儿子来说,我也是他最好的倾诉对象。”

  天亮后,父亲并没有将事情告诉家人,而是径直来到警视厅南大泽警署自首。

  在出家门前,妻子还问到“要不要再去找主治医生商量”?被告则回答说“我会去的,你休息吧”。

  作为证人出庭的被告妻子含泪表示:“我丈夫在孩子的问题上真的非常努力。”

  她还说:“我本来想和三儿子一起自杀,但最后也没有做到。我们多次拜托了警察等部门希望他们让三儿子住院,但是也没有实现。我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事发已过去半年,被告谈到自己的心境时说道:“现在想来,我们应该控告三儿子对家人的暴力行为,让他在社会中重新做人。即使害怕三儿子的报复,为了三儿子,我们也应该那样做。”

  东京地方法院立川支部于11月21日下达了判处被告有期徒刑3年缓期5年执行的判决结果。此前,检察厅方面要求的是6年的刑期。

  审判长表示:“对于你剥夺被害人生命一事是无法正当化的,但是这其中的确有相当不得已的苦衷。在被害人人生的岔路上,被告作为一名父亲尽到了自己的全力。”

  随后,审判长继续说道:“本来打算保护家人的你最后却作出了最伤害家人的行为。今后,请多与家人商量,改变自己的想法。”

  被告笔直地站着聆听审判长的宣判。被告妻子的啜泣声一直回响在法庭。

关注最新一期《新鲜日本》(第149期),特辑为“新干线50岁再启征程”(简体)

关注《新鲜日本》杂志的新浪微博腾讯微博搜狐微博网易微博

文:盐入彩
  • 1
案件最终宣判的东京地方法院立川分院(摄于2009年4月2日)

案件最终宣判的东京地方法院立川分院(摄于2009年4月2日)

Toggle
  • 案件最终宣判的东京地方法院立川分院(摄于2009年4月2日)
日游购物趣
广而告之:【日本购物攻略】网站上线
日本最佳购物指南“日本购物攻略”正式开通。朝日新闻携手全日本撰稿人,深入各商家采访调查,将时下日本最新、最流行的购物娱乐休闲信息一网打尽,为您送上日本流行时尚资讯。
旅游小贴士
日本全国新干线路线图
日本全国新干线路线图
漫步京都
京都力推“晨型观光” 避开拥挤静享清晨
在京都市,如今“晨型”观光路线备受瞩目。由于京都市连续2年荣获美国旅行杂志所评选的“世界最具人气”旅行地等殊荣,外国游客急剧增加,难免人满为患。于是,相关人士开始推行游客相对较少的清晨观光计划,希望以此提高游客的满意度。
恋恋北海道
访北海道外国游客连两年刷新高 台湾人居首
据北海道厅27日发表的数据显示,2014年度访问北海道的外国人游客数量为154万1300人。连续2年刷新了过去的最高纪录。
Ann's Selection
男性申請育嬰假 不受理、排擠等困難重重
【「育兒」在刻板印象中幾乎都是交由女性,但隨著時代的改變,「育兒」一事不再只是1個人的事,如今男性們也紛紛積極參與其中。然而,縱使想參與,現實上卻是困難重重。根據日本法律所定,無論是男性或女性皆可取得育嬰假,但真正申請育嬰假的男性卻是少之又少。這究竟是為什麼呢?此次,讓我們來看看日本職場上的男性職員,是如何爭取育嬰假?以及又遭遇到了什麼樣的不公平對待。】
新鲜日本
新鲜日本 Library
截至2015年2月,朝日新闻发行了一本介绍日本文化和流行、旅游咨询的电子月刊《新鲜日本》。
热门首选
香菜澡堂渐聚人气 入浴客人称赞“真舒坦”
对了,弄个“香菜澡堂”吧。
朝日专栏
乔纳斯的东京浮世绘:漫步在筑地
首先,请大家跟着我的脚步,为大家介绍有东京厨房之称的筑地市场。
天声人语
回归家庭的时代?
在自己家里喝酒被称为“家饮”。这个词变得耳熟能详,大概是从2009年开始吧。虽说在居酒屋里热热闹闹地喝酒是一种乐趣,但在家里静下心来喝一杯也不错啊。其实最关键的是因为省钱,所以才会流行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