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子IN日本:上高地的“渡边画伯”

September 01, 2014

上高地的“渡边画伯”

  今年的暑假,趁着盂兰盆节刚刚过完,交通和旅馆都不那么拥挤的时候,我去了一趟长野县的上高地。15年前同样的夏天,我曾经去过一次,这次是第二次。

  15年的时间,对于一个人而言,是个不长不短的过程,从容貌到思维,都会有所改变。但15年的时间,对于上高地这样的自然而言,也许充其量不过就是15天。因此,15年前的上高地,和15年后的上高地,基本上并无二致。远山依旧安静沉稳,流水仍然剔透清亮。即使是河童桥上的晨雾,也是15年的早晨所见过的样子:薄若轻纱、虚无飘渺,你似乎可以随时伸手抓住它,但却永远够不着它。

  跨过上高地的河童桥,沿着清澈的梓川一直朝前行走,在小梨平的帐篷安扎地,我第一次见到了渡边胜夫。今年75岁的渡边先生,极为清瘦,极为健谈。红色的长布裤子和红色的套头毛衣上,色彩斑斓地沾满了油画颜料---如果不是后来在闲聊时知道他的故事,我恐怕和其余初次见到他的人一样,以为他是位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业余画家渡边胜夫”---在渡边先生递给我的名片上,这样写着他的自我介绍。因为长年在上高地绘画写生,渡边先生被人称为“上高地的画伯”。

  家住千叶县旭市的渡边画伯,本职工作是“板金涂装”,绘画是他的业余爱好。55年前,当时才20岁的渡边画伯,无意中邂逅了一幅风景画,画面上遥远的雪山和清澈的溪流,令他一见钟情。就是那幅美丽的风景画,开启了他的“上高地的画伯”生涯。

  “那真是一幅美丽的画!”渡边画伯说:“一开始,我还以为这样的风景只在欧洲有,没想到日本也有这么美丽的地方。”一星期之后,20岁的渡边便手持绘画板出现在上高地的河童桥边。

  学生时代渡边参加过学校的美术部,绘画是他的兴趣与爱好。而上高地的美景,则成为渡边将绘画的爱好从此坚持下来的理由:从20岁那年第一次到上高地开始,直到现在75岁,每年春・夏・秋这三个季节,渡边都会带上帐篷和画板,来到上高地写生。55年来的半个多世纪,年年如此,从未间断。年轻时因为工作繁忙,一年之中有时候只能在夏季到上高地搭起帐篷住上十来天,现在年纪大了,不用再象年轻时那么忙碌,渡边居住在上高地帐篷里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去年他在上高地呆了差不多近半年,今年则从7月15日开始进入上高地,打算在上高地的帐篷里一直居住到10月15日才离开。(未完接下页) 

日游购物趣
广而告之:【日本购物攻略】网站上线
日本最佳购物指南“日本购物攻略”正式开通。朝日新闻携手全日本撰稿人,深入各商家采访调查,将时下日本最新、最流行的购物娱乐休闲信息一网打尽,为您送上日本流行时尚资讯。
旅游小贴士
日本全国新干线路线图
日本全国新干线路线图
漫步京都
京都力推“晨型观光” 避开拥挤静享清晨
在京都市,如今“晨型”观光路线备受瞩目。由于京都市连续2年荣获美国旅行杂志所评选的“世界最具人气”旅行地等殊荣,外国游客急剧增加,难免人满为患。于是,相关人士开始推行游客相对较少的清晨观光计划,希望以此提高游客的满意度。
恋恋北海道
访北海道外国游客连两年刷新高 台湾人居首
据北海道厅27日发表的数据显示,2014年度访问北海道的外国人游客数量为154万1300人。连续2年刷新了过去的最高纪录。
Ann's Selection
男性申請育嬰假 不受理、排擠等困難重重
【「育兒」在刻板印象中幾乎都是交由女性,但隨著時代的改變,「育兒」一事不再只是1個人的事,如今男性們也紛紛積極參與其中。然而,縱使想參與,現實上卻是困難重重。根據日本法律所定,無論是男性或女性皆可取得育嬰假,但真正申請育嬰假的男性卻是少之又少。這究竟是為什麼呢?此次,讓我們來看看日本職場上的男性職員,是如何爭取育嬰假?以及又遭遇到了什麼樣的不公平對待。】
新鲜日本
新鲜日本 Library
截至2015年2月,朝日新闻发行了一本介绍日本文化和流行、旅游咨询的电子月刊《新鲜日本》。
热门首选
一名女高中生通往上学路的“秘境车站”
去年年底的清晨,冬雪撒盐般密密地下着,一条铁轨在静谧的银白世界中向远方伸展,轨道旁坐落着一间约4张半踏踏米大小的候车室。这里,是连接北海道“旭川”与“网走”两站的JR石北线“旧白泷站”(远轻町)。
朝日专栏
乔纳斯的东京浮世绘:漫步在筑地
首先,请大家跟着我的脚步,为大家介绍有东京厨房之称的筑地市场。
天声人语
回归家庭的时代?
在自己家里喝酒被称为“家饮”。这个词变得耳熟能详,大概是从2009年开始吧。虽说在居酒屋里热热闹闹地喝酒是一种乐趣,但在家里静下心来喝一杯也不错啊。其实最关键的是因为省钱,所以才会流行开来。